首页幻灯

Dior的墨镜卖出Chanel近两倍最受欢迎的是这三款

  巴黎银行的奢侈品分析师(也是全球该领域最权威的专家)Luca Solca指出:在卖得比Chanel便宜的情况下,Dior靠着墨镜就狂揽近2亿欧元。而Chanel的墨镜销售仅在1.2亿欧元。

  墨镜往往是奢侈品品牌的印钞机,BBC做过这样一张图:利润最大的产品不是成衣也不是手袋,而是:钱包、卡夹、围巾、雨伞、皮带和墨镜这些小玩意。

  几年前看过一篇报道,有消费者戴了H&M和River Island的墨镜视觉受损,也是给不买便宜货找好了理由。Luca Solca还指出,在奢侈品消费中,有6%的消费者是忠实客户,品牌出什么他们买什么;另一方面墨镜又属于奢侈品的入门级别,单只价格更低,所以也好卖给预算有限的客人。

  我们已经嘲笑过Dior这些年在Raf Simons手下出的鞋如何丑出新高度,也重温过Christian Dior先生如何在六十年代将豹纹做成平民也能消费的印花。如今Dior就是靠这三款墨镜,还能继续撑起半边天。

  Dior So real最早于2014年发布,从一开始赠送一只给每一个看秀嘉宾开始,到Rihanna代言,它成了这些年来超级大热门。

  这款墨镜在中间连接处解体,取而代之用一条流畅的线条在框架之上衔接两片镜片,既有建筑式的线条又符合品牌高级定制的精神。采用合成树脂搭配黑色金属细节装饰,整体精致轻盈。

  Dior另一只热卖的是Split,这一只最好好处是够大,盖住的半张脸可以防晒也可以摆很臭谁也不搭理,躲熟人利器。

  一直以来Dior并非以大胆出位站队,出乎意料的那几只浮夸款墨镜都大卖特卖,于是新的Umbrage诞生,有望成为下一个热门,虽然说这种在墨镜上印花有几家早就做过了。

  Dior也没忘记抢钱,Rihanna设计的这几款Dior Rihanna卖到540镑一只。长得很像运动墨镜…

  几十年前品牌都是将香水、墨镜业务授权,最近三五年才开始陆陆续续收回自己做,开云集团就专门成立了Eyewear的分公司来料理旗下品牌眼镜业务。

  Alessandro Michele for Gucci又复古又文艺,还有一点儿神经质;其主打款书呆子款墨镜诙谐又带点儿书卷气,设计师本人的意思是:晚装配大框眼镜也可以很性感——谁也想不到这样的组合搭配,而这样意外的本身就很艳光四射。

  Bottega Veneta收回授权后也开始自己做眼镜,用自己标志性的Nappa皮,只有一般皮革四分之一的重量。

  Bottega Veneta的创意总监是58岁的德国大叔Tomas Maier。他的理念是从不设计“穿了根本走不了的裙子”和“还没装东西就沉得拎不起来的包”,而眼镜是要不分男女都能戴。

  Linda Farrow以前卫得领先市场十年而有好的名望,但它委屈在只做墨镜,跟从头做到脚的时装品牌没法儿比。它家常年和设计师合作,出来的款时髦到有舞台效果,适合拍MV、发Instagram。

  这家早前乱七八糟连耳机都做,在欧洲时不时会有Pop up店,更多铺货是在网络。它的设计剑走偏锋,兼照搬大牌的T台款,Louis Vuitton、Dior、Thom Browne出过的热卖款它家都能找到。

  它家眼镜都不贵,统统几十镑以内。缺点是沉或者紧,山根打过玻尿酸或者自体脂肪隆了太阳穴的人慎买,要买这家的话Asos常年有货,邮递全球。

  从Dior到东伦敦独立设计师,设计师们又回到了在镜面设计下功夫的初衷;想要光靠在眼镜脚上打Logo而疏忽于镜面设计提升的品牌已被远远甩在后面。

  综上所述,Dior的墨镜是真的可以买,不光是爱护自己眼睛,它的样子又足够好看。爱Dior,就要成为那6%的客人;买的第一副大牌墨镜,也要买Dior,道理跟国庆在外旅游不知道吃啥好那就去人最多的餐厅准没错一样。